闽都网 > 娱乐频道音乐 正文

薛之谦和朴树,这个时代逼他们做了什么?

导读: 真正喜欢音乐的人一定会从心底欣赏薛之谦和朴树,因为他们多年如一日的做音乐,而且是做原创音乐。薛之谦等了那么久终于靠段子手翻红了,而朴树还是会因为做音乐而陷入窘迫的音乐人。他们共同的特点是歌不收费,可以

真正喜欢音乐的人一定会从心底欣赏薛之谦和朴树,因为他们多年如一日的做音乐,而且是做原创音乐。薛之谦等了那么久终于靠段子手翻红了,而朴树还是会因为做音乐而陷入窘迫的音乐人。他们共同的特点是歌不收费,可以免费下载,这真是好奇怪的一件事!难道他们咖位不够吗?现在你在电影还是电视剧里听到好听的歌想要下载到手机APP上大多都会发现是付费歌曲,红的歌手几乎所有歌都要付费,这个时代也在培养消费者付费意识,薛之谦朴树的歌怎么会不收费呢?我一定用了一个假APP。在上网了解之后,竟然有些心疼这些做原创音乐人。

薛之谦的翻红之路

薛之谦现在非常火,虽然不是走的小鲜肉路线,可是刚出道的薛之谦确实是安静的美男子一枚,《认真的雪》火遍大江南北,里面忧郁王子的高冷的印象真是深入人心,那个时代国产mv大多也是那种风格,情歌大火,薛之谦的歌也是实实在在火了一把,可是薛之谦却没有红。这一等就是十年,看上去,音乐圈真是残酷。十年,还好他没有放弃,现在的他依然在标榜自己只是一个原创歌手,他说做音乐不是为了赚钱,音乐用来赚钱就是失去了本质。

\

2月20日他删了几次微博,后来细心的谦友发现原来之前的微博下面有个2元下载的链接,所以薛之谦给删了。真的很难相信,现在的音乐圈多少人拼命圈钱,因为做音乐真的很费钱,而薛之谦自己亲力亲为的音乐竟然不收费。现在很多原创歌手,挣扎在底层的音乐人月收入不足1000块,不得已转行的,音乐酒吧livehouse开张关张,音乐行业确实在复苏,但是绝大部分的音乐人过的并不好。好的音乐红起来也需要时间,歌手火起来需要机遇。

\

\

薛之谦开始红并不是因为歌多好听,而是他在微博上写段子。薛之谦原来并不是一个搞笑的人,后来强迫自己去写段子,强迫自己去搞笑,6年的时间,薛之谦的段子越来越有意思了,从几千的评论(还包括红了以后大家再去评论的)到现在的几万,十几万。薛之谦2016年参加几十档综艺,近几年综艺真心秀等大热,观众的口味也变得喜欢逗比性格的明星,薛之谦在微博默默耕耘6年,终于火了。

\

薛之谦2016年12月29日发了一条微博说:“这世界没有怀才不遇,只有不孕不遇。”薛之谦在不火的那些年,开了火锅店,做了服装品牌,拍戏,这一切都是为了有钱来补贴他做音乐。他的歌火了,各大金曲榜的前面都可以看到他的歌,传唱度非常广,你可以听到身边很多人推荐他的歌,哼唱他的歌。想想他《认真的雪》,幸好,这个时代没有辜负他。

试想,如果没有段子,没有这么多综艺,薛之谦这样优秀的音乐人还会这么火吗?赵雷上《歌手》之后爆红,其实赵雷上不上《歌手》他都是他,“游戏而已”这是他的态度,他还是幸运的,有机会让更多的人认识他,不仅仅是民谣圈。很多很多专心做音乐不炒作,不圈钱的音乐人都在大众不知的角落过着既潇洒又凄凉的生活。还有一个典型是著名音乐人就是朴树。

\

在微博搜朴树,铺面而来的关键词是“朴树缺钱”原来是朴树前几天去参加综艺《我们的挑战》,为好兄弟刘烨站台。下面朴树的死粉评论亮了“只有死粉才知道,什么时候看到老朴出现了,那他就是又特么没钱了,做新专又烧钱”“他做新歌用了两百万,歌出来没收过一分钱”在参加《跨界歌王》的时候主持人问他为什么参加综艺朴树耿直的说他这段时间确实缺钱。朴树这种不爱说话,性格内向默默做音乐,也只做音乐的人却连音乐也做不起,还要去通过别的活动赚钱补贴,这样的音乐怪现象到底是怎么回事?

\

音乐产业内普遍都在亏钱,在线音乐平台也只有QQ音乐不亏钱,刘德华也说过做演唱会对他来说是最不赚钱的,但是他想近距离的接触歌迷,所以他要开演唱会。朴树的粉丝说,求你了做一个要钱的专辑吧。还有一个老粉说的话让人很触动“看到朴树,我初高中少年时代最崇拜的偶像歌手老成这个样子了,上节目的原因竟然是缺钱。还是老东家请来的,明显是帮忙的意思。难道一个有梦想、老老实实做艺术的人一定会清贫吗?就应该清贫吗?清贫到这么大的腕没钱上节目。一夜无眠。”

不忘初心,一切都是为了音乐

薛之谦卖力的跑综艺,写段子,然后累到住院,看到卖力搞笑的他粉丝大呼心疼,其实他真的不是一个爱搞笑的人,只是逼不得已。能感受到他的压力,可是他生病住院还要发段子来搞笑,他说过,他怕一个段子不搞笑大家就取关了,那种一个歌手在慢慢翻红过程的努力和辛酸一览无余。他在节目中坦诚自己心里有问题,对于节目中心里医生的帮助他拒绝了,他说不愿意在真人秀袒露自己的内心,他自己知道自己心里不健康抑郁,但是不这样他就写不出情歌。

每一个有才华的音乐人都有一个孤独敏感的灵魂,那里面只有自己和音乐。可是薛之谦的两极化非常明显,他也明白怎样才能去做好音乐,现在的他早就不仅仅是那个还在慢慢翻红的段子手,而是一个大家非常认可的歌手。你看他的微博,字里行间还是最初的那个他,最爱的还是音乐,跨年演唱会那天他深情发博“这一年,感谢你,愿日后,在音乐里,我不会再辜负你…”

薛之谦还是朴树,他们都用他们不愿意的不得已的方式去赚钱,去曝光自己,然后才能做他们的音乐。他们的好音乐大家都是乐意花钱的,但是他们不愿意歌迷花钱,他们就是想把好的音乐呈现给大家。可是梦想也是需要成本的,歌火起来也是要有好的推广的。比如薛之谦最火的歌《丑八怪》竟然是13年发的,《演员》也是15年发的,这样歌也需要一段时间的潜伏期,如果薛之谦没有从综艺等曝光率增加,那这样的歌还不知道还要多久能广为人知。

默默的做音乐是很好,这也是大多数热爱音乐的人的想法,但是,这个时代在变,数字音乐对实体音乐的冲击太大,音乐集团还是业内人士都在努力转型开辟新的营销手段来盈利,这个市场还在拯救和恢复当中,但是之前的方式和方法显然有些吃力,无论是明星歌手本身还是集团都需要改变自己,不得已也没有办法。

朴树代表了一个时代,一种情怀。薛之谦也终会成为一个时代的标签。趁着他们还在做音乐,好好去爱他们吧,他们的歌不需要买单,爱他们只纯粹的欣赏就好,他们只是希望你能听到他们心底的声音。

2002-2014福建闽都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加入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