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都网 > 资讯中心商业资讯 正文

白天撤销处罚决定 凌晨拆除合法超市

导读:   2017年5月9日凌晨4点,忙碌了一天的韩春生正在呼呼大睡。忽然,刺耳的电话铃声将其惊醒。他恍恍惚惚拿起电话,电话那头传来焦急的声音,“老韩,你家超市被拆了!”
  韩春生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境,他只是对着

  2017年5月9日凌晨4点,忙碌了一天的韩春生正在呼呼大睡。忽然,刺耳的电话铃声将其惊醒。他恍恍惚惚拿起电话,电话那头传来焦急的声音,“老韩,你家超市被拆了!”

  韩春生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境,他只是对着电话喃喃自语,不可能,不可能……意识清醒后,他捞起衣服就往自家经营的惠民超市跑。尽管韩春生想出了一百个理由否认朋友告知信息的真实性,但他心中早已有了答案。到达现场之后,他看到几个小时之前还完好如初的超市,此刻已经变成一片废墟。前一晚关门之前盘点整理好的商品,也已变成了四处散落的残损碎片。看着自己苦心经营近十年的心血被付之一炬,韩春生一阵晕眩,跌倒在废墟旁。

潍坊惠民超市被强拆.jpg

  韩春生对我们讲:“我们在4月份接到拆迁通知,此后就一直积极希望和相关部门就补偿事宜进行协商。政 府的决定我们肯定支持,但我们总不能白白交出我们的心血吧。政 府一直没有和我们主动接触,却在4月24日看到以消防为由进行行政处罚的通知笔录,又在4月27号收到了《行政处罚决定书》。紧接着5月5号又作出了强拆公告。我们紧急聘请了专业拆迁律师进行维权。但是相关部门昨天(5月8号)已经作出了撤销《行政处罚决定书》的决定。原以为律师的一系列维权措施起到了效果,我们的合法权益将会得到保障。我怎么也不会想到,以这种卑鄙的手段拆除了我的超市!”韩春生接受我们采访时显然余怒未消。

  为了进一步了解案件事实,我们采访了韩春生的代理律师吴律师。吴律师坦言,自己代理征地拆迁案件也有十余年了,强制拆除案件更是没少见,但此次行政机关的作为,确实让人始料未及。但相比于当事人,吴律师的思维显然更加理性。他说,行政机关送达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明显事实不清,在法律上站不住脚。我们提交给行政机关的律师函也从事实与法律两个方面明确指出了这份决定书的谬误之处。想来行政机关也是明知自己理亏,若我们提起行政复议或者诉讼,行政机关将会十分被动。于是,他们先发制人,撤回了处罚决定。但前一天撤回《行政处罚决定书》的通知刚作出,凌晨就组织强拆,这种严重损害行政机关权威,违反文明、理性、合法执法要求的行为,确实不应当由政 府作出。当事人向我报告超市凌晨被拆除时,我感到难以置信,简直哭笑不得。

  那么,政 府看似荒唐的行为,究竟是否像当事人及其律师所说的那样“卑鄙”“让人始料未及”呢?为了防止偏信则暗,我们还走访了当地民众。据大家反映,韩春生的惠民超市正常经营多年,从来没有政 府部门过来检查过,处罚就更是没听说过。在查阅大量当事人提供的证明超市合法性的资料之后,超市的“前世今生”逐渐浮现在我们眼前。

  韩春生是2007年从潍坊市塑料门窗有限公司处获得了该国有土地使用权和房屋所有权。再往前追溯,2001年,潍坊市塑料门窗有限公司依法取得了此块国有工业用地的使用权,以及地上4000余平方米厂房的所有权。后因生产工艺的改进,原有厂房结构、空间限制了新的生产设备及操作流程运转,在生产急需的情况下,潍坊市塑料门窗有限公司在其享有合法使用权的土地上、封闭的厂区内,进行了部分扩建。所有的扩建房屋均建于2007年即韩春生受让土地使用权之前,并且潍坊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已经在2007对韩春生进行了罚款。根据《城乡规划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尚可采取改正措施消除对规划实施的影响”的违法建筑,在缴纳罚款后,应当视为已经取得了可以补办规划许可手续的条件并视作合法建筑予以对待。否则,在处罚当时,就不是“限期改正”的问题了,而应当是“限期拆除,不能拆除的,没收实物或者违法收入”了。潍坊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的做法实际上将扩建的建筑物修正为合法建筑。此后在超市的经营活动中,相关部门再也没有过问,韩春生也从来没有收到过任何所谓“违法建筑”的说法。

  实际上,扩建问题已经得到解决。消防问题又从何说起呢?经过简单调查笔者就发现,韩春生的建筑并不存在所谓的“消防问题”。超市近十年来一直安全经营,从未出现过任何消防隐患,消防设施也全然具备。即便十年间从未有执法人员前来检查消防工作,但韩春生一直严于律己,防患于未然。在吴律师的建议下,其于5月2日申请举行消防安全检查的听证,以“自证清白”。大量事实证明,以“消防不合格”认定超市违章,完全是对事实的扭曲,属于莫须有的罪名。

  韩春生是守法的好公民,跨过法律红线的恰恰是政 府这一法律的执行者。在吴律师看来,相关部门至少存在三方面违法之处。

  一、缺少职权依据和法律依据

  超市被纳入拆迁范围源于潍坊市火车站南广场的建设项目,相关部门本应按照《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的相关规定,对韩春生的房屋作出征收决定和征收补偿决定,在韩春生不履行的情况下,相关部门只能依法申请法院强制执行。但潍坊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既没有作出征收补偿决定,也没有与韩春生进行协商。因此,相关部门并不具备申请法院强制执行或者自己强制执行的职权。

  更不必说,先前下达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已经由相关部门自行撤回,即表明韩春生的房屋并未经相关职权部门和司法机关作出违法建筑的定性,强制拆除的前提条件已经不复存在。在这种情形下,无论由谁,无论以何种形式拆除均不具备法律基础。

  吴律师还解释道,“以拆违促拆迁,是政 府推进征收拆迁的常用伎俩。但为了掩人耳目,政 府部门无论如何也会遵循形式上的法律程序,先炮制一份处罚决定书,最后根据该决定书进行强制拆除。本案这种情况确实少见。”

  二、强制拆除事实认定不清,证据不足

  韩春生的房屋已于2007年被处罚款15000元。通过这一罚款决定可以看出,韩春生的房屋位于城市规划范围内,属于可以通过补办手续来消除对规划实施影响的建筑,并不适用限期拆除的处罚措施。

  也就是说,韩春生所有房屋中有4127.14平方米的建筑拥有产权证件,其余的都可以通过补办手续加以合法化。相关部门不加区分地全部强制拆除,显然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至于消防问题,上文也已分析,纯属子虚乌有之事。

  三、相关部门强拆程序违法

  潍坊市相关部门对韩春生房屋实施强制拆除之前,没有对其进行催告,也未告知他陈述申辩的权利,未作出行政强制决定并送达,而是直接实施强制拆除,严重违反了《行政强制法》的程序规定。

  在强制拆除过程中暴力执法,未对屋内物品进行清点搬离,直接砸毁,未尽到合法财产注意保护义务,这一行为不但违反了《行政强制法》,而且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在凌晨4点实施强制拆除,显然有违《行政强制法》文明执法的规定,违背了合理行政的要求。法律还规定,在当事人复议和诉讼期间,不允许相关部门对涉嫌违建的房屋实施强制拆除。

  本案中相关部门的违法违规之处可谓“罄竹难书”。吴律师指出,实际上,政 府部门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的行为不符合法律规定,但他们还是“冒法律之大不韪”,一意孤行。这背后的原因值得我们深思。

  可能是职业病,为了“兼听则明”,我们试图与相关部门取得联系,听听他们对此事件的说法。然而至今未能成功,官方也没有发布任何关于此事的说明。同样等待政 府回应的还有韩春生和吴律师,强拆既成事实,但“拆毁的是房子,却拆不毁我们维权的决心。”吴律师如此表示。

  自从强拆之后,韩春生再也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他时常会不由自主地踱到废墟旁,一连几个小时,只是呆呆的,若有所思。

2002-2014福建闽都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加入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