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都网 > 资讯中心综合资讯 正文

大学生流浪睡桥底 捡纸皮10年“混的太差”不敢回家

导读: 今天上午十一点,在深圳老街地铁站G出口附近,从浙江绍兴赶过来的杨国中家人,终于见到了失散十多年的杨国中。在见到老父亲的那一刻,杨国中面露惊讶,口里念着“爸,你怎么在这?”,随后便“扑通”一声跪倒在父亲

今天上午十一点,在深圳老街地铁站G出口附近,从浙江绍兴赶过来的杨国中家人,终于见到了失散十多年的杨国中。在见到老父亲的那一刻,杨国中面露惊讶,口里念着“爸,你怎么在这?”,随后便“扑通”一声跪倒在父亲面前。

\

杨国中今日与父亲相见,接受媒体采访。

林学院毕业深圳靠打零工、捡纸皮谋生

出生于1979年的杨国中,祖籍浙江绍兴,毕业于浙江林学院(现称浙江农林大学)经济林学专业的他,只想着毕业后能找一份与专业对口、能养活自己的工作。

2003年大学毕业后,杨国中投奔在上海承包建筑工程的大哥,帮着大哥打杂并管理一小片葡萄种植基地,但在上海待了仅一两年后,杨国中便不辞而别,自此十多年间与家人再无联系。

杨国中说,当年选择从上海南下深圳,仅是因为听闻同学说过深圳的冬季很暖和,但刚一踏入深圳的土地,杨国中的身份证和毕业证等便都丢失了,正规公司进不了,就只能依靠帮人搬货、卸车等来谋生。

明明知道回家补办证件,就能步上“正轨”生活,杨国中却还是没有选择回家,“对于一个不想回去、在外流浪的人来说,改不改变并不重要。”

打零工、捡纸皮,就是十多年来杨国中的谋生方式,他称要不是志愿者找到他家人,他还没有想过哪天能回家,“一个人生活,怎样都可以,养活自己就够了。”

对于回老家之后的生活打算,杨国中说“还没有想到明天怎么办,毕业这么多年,没有工作经验,要想再进入公司找份工作很有难度,只要活得下去就行了。”

杨国中四叔称,杨国中从小便性格内向,但十分懂事,“大哥家里经济情况相对要差一些,三个男孩子,负担比较重,他作为老幺很懂事,大学都是勤工俭学读完的。”

户口本上已销户家人都以为他“不在了”

杨国中父亲今年72岁,两鬓斑白,父亲称儿子失踪多年,自己与家人也曾无数次跑到沥海镇上和绍兴市里的派出所做人口失踪登记,但由于一直未发现杨国中的身份证使用记录,想找到儿子线索无异于“大海捞针”。

杨国中作为家里的老幺,上面还有两个哥哥,如今哥哥们都已结婚成家,家人曾一度以为杨国中“不在了”,十多年来未与家人联系,也找不到一丝找寻线索,于是杨国中的名字也从老家户口本上除去了。

志愿者张世伟回忆起第一次见到杨国中的情景,15日晚上,张世伟和另一志愿者叶树添在深圳罗湖区东门一处桥底下,见到了和其他流浪者在一块的杨国中。

\

杨国中在深圳就生活在桥底,日常靠打零工、捡纸皮为生。

进过一番交流,张世伟得知杨国中身份证丢失,十多年来一直未与家里人有过联系,结合以前的救助经验,张世伟便以帮忙补办身份证的方式,问清楚了杨国中的姓名和家庭地址,就是凭着这一点信息,张世伟通过杨国中老家的当地派出所、村委等辗转找到了杨家人的联系方式。

村里人不相信一个大学生会不和家里联系,因而都以为杨国中“不在了”。最后张世伟只好将杨国中现在的照片以彩信形式发到村支书的手机上,终于联系上了他的家人。

“他们一直问他现在在哪里,就很想马上见到他。”有丰富救助经验的张世伟建议杨家人考虑杨国中的心理情况,先坐下来冷静商量一番,再来深圳相见。“好事多磨,他这么多年主动不联系家里人,应该有他自己的心结。”

今天上午,在深圳老街地铁站G出口附近,从浙江绍兴赶过来的杨国中家人,终于见到了失散十多年的杨国中。这对父子相见后不住地落泪。

近几日的深圳降温了,睡在桥底下工地围挡里的杨国中,走出“室外”时还只穿着一件蓝色短袖,家人见状赶紧拿出一件外套来给他穿上以御寒。杨父一直称儿子“受苦了”,“十几年没消息,这么多年一个人过得苦。”说到这里,杨父又忍不住开始抹泪。

除了牙齿有些黑黄,指甲有些脏,今年四十岁不到的杨国中穿戴还算整齐,看上去与普通人无异,一副金属框架眼镜更让他与其他流浪者区分开来,多了几分书生气。

\

杨国中的父亲(左)与儿子相认后不住掉眼泪。

称自己是“掉队的大雁” 渐渐丧失回家的勇气

17日中午,一家团圆的杨家人在与杨国中分别了十多年后,在东门一个饭馆里,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了十多年来第一次有杨国中的一顿饭。杨国中四叔点了一大桌子菜,等菜一上席,四叔开始不停地给侄子碗里夹菜,但杨国中吃得并不多。

第一杯酒,是庆祝一家人团圆的。杨国中一口气喝光了整杯啤酒,坐在一旁的二哥又给他满上。席间,杨国中话不多,一直低着头,吃的也少,但眼里一直噙着泪,不时摘下眼镜拿起桌上的餐巾纸擦去眼角溢出的泪。

看到儿子落泪,杨国中的父亲也泛起热泪,老父亲缓缓地从行李袋里找出一盒纸巾,递给杨国中,杨国中抽出一张纸巾递回给父亲,随后告诉记者,十多年前他离家时,四叔的头发还没发白,父亲的身体也比现在要硬朗许多。“大不如前了,那个时候他的身体比现在好多了。”

为何在外10年了,偏偏就是不愿回家?杨国中说,自己在外的经历不叫“闯”,只能叫“混”。“闯不是这样子的,所以也没有勇气(回去)”,他称。

杨国中反复说“回去能干嘛?是爹娘养我还是我养爹娘?我拿什么来养?我能做什么?”坐在一旁的父亲听了这话便开始反驳儿子的说法,称只要回家就好。

“天上的大雁都是一队的,掉队的基本上就不见了,你看见的雁子都是整齐的,掉队的你看不见。”杨国中以大雁来比喻生活,称自己是“掉队的一员”。“我有手有脚,可以吃饱饭,但当我吃饱饭以后能怎样呢?别人对我会有要求,那时候我怎么办,怎么应付那些别人的要求?”

杨国中称当志愿者提出要帮他办理身份证时,他便想到了会被家人找到,这么多年虽一直想回家,但由于觉得自己是家里的男孩子,有责任做出一些成绩撑起家庭,无奈现实与理想相差太远,他回家的勇气便渐渐消散。

一个让人欣慰的消息是:今日(17日)晚间,杨国中四叔在旅馆致电南都记者,称一家人已买好18日回老家绍兴的车票,“和他二哥逛街去了,要给他(杨国中)买身新衣服和鞋子!”

在外打拼的人们过年了,无论混的好不好, 都要记得有人在等你回家……

南都记者何双美

相关报道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0.15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0.15
2002-2014福建闽都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加入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